今天是: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优德平台提款快  +加入收藏  +旧版回顾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>> 资源中心> 阅读书目

w88官网:《教与学的秘密:解读佐藤学的课堂教学观》

来源:教育科学出版社       日期:2018/3/8      阅读:328 次       作者:王晓春 著

《教与学的秘密:解读佐藤学的课堂教学观》

作者:王晓春 著

出版社:教育科学出版社

出版时间:2016-12-01

编辑推荐:

佐藤学教授积极倡导的学习共同体、合作学习等理念影响深远,但在具体实践中有些教师对理念的理解还需要进一步澄清。

比如说,将课桌椅摆成U字形,就是以学生为中心了吗?

小组合作时,既有小组长,每个人又有分工,就能实现“面向个体的教学”吗?

佐藤学所说的“倾听”与我们通常说的“注意听讲”是不是一回事?

教师究竟怎么做才是“尊重每一个儿童的尊严”?

教研活动应该怎么搞?

……

王晓春老师这本书可以帮助教师深度认识佐藤学的课堂教学理念,实现有效教学,提升专业能力。

内容简介:

《教与学的秘密:解读佐藤学的课堂教学观》是一本详细剖析日本著名教育家佐藤学课堂教学理念的书。作者针对当前中小学教学的实际情况和师生特点,结合其丰富的一线教学经验及教育科研经验,提出了在中国学校和课堂上“移植”佐藤学教学理念的具体建议,对于将日本教育家佐藤学教学理念本土化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。

作者简介:

王晓春,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研究所退休教师。主要研究方向有教师观念更新、语文教学改革、家庭教育等。著有《习惯的养成与改变》《教师怎样少做无用功?——高效能教师必备法则》《学生问题个案诊疗69例》《早恋:怎么看?怎么办?》《今天怎样做班主任——点评100个典型案例》《第56号教室的玄机——解读雷夫老师的教育艺术》等。

精彩书摘:

《教与学的秘密:解读佐藤学的课堂教学观》:

当心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(节选)

佐藤学先生以下这些话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非此即彼、肯定一个必须否定另一个的思维方式。这种思维方式很西方。

为了克服从学习中逃走的危机,绝对有必要将“勉强”转换为“学习”……即便是拒绝并讨厌学习的孩子,其实都渴望学习,在上课方式及内容改革后,可以看见他们在教室学习的情形。如同东亚型教育的终结,所有“勉强”的时代也已经结束。

“勉强”一词其意义相当深远。

在日文中,“勉强”一词原只有“无理使对方做某事”或“非常无理的事”两种含义;如果买卖中用“勉强”一词,有“不能再便宜了”的含义,除此之外并无任何关于读书的意思。中文也是如此。

一八八七年(明治二十年)左右,日文才将“学习”的意义纳入“勉强”,那是因为明治维新向欧美文化一边倒,其学校或考试的学习因有“无理之事”的意味,因而开始使用“勉强”一词。而不知何时,“无理”也逐渐变成理所当然,形成以“勉强”为象征的日本学校文化。(这本书第65页的注解中说:“日文中‘勉强’意为用功读书”。但我不知道这个注解是作者原注,还是译者加的。——王晓春注)

对我而言,“勉强”与“学习”的相异点,在于有无“相遇与对话”。在“勉强”中,不会遇见任何新事物也不会与任何人交谈;相反的,“学习”是经营与人、事、物的相遇与对话,也是与他人思考或情感的相遇与对话,更是与自我的相遇与对话。

如同弗莱勒所主张,“从传达到对话”的转换有绝对的必要。也就是从注重获得累积知识技能的“勉强”,转换为以发言或作品表现自我思考,并与同伴分享及品味,追求实现“反思式学习”。“学习”是透过相遇与对话,实践“构筑世界”、“构筑同伴”与“构筑自我”。从“勉强”到“学习”的转换。则可借由实现教室中“活动式学习、协同学习、反思式学习”得到具体化实践。

用功读书(即佐藤学先生所谓“勉强”)不算学习,只有“相遇与对话”才算学习,是不是太绝对了?用功读书就“不会遇见任何新事物也不会与任何人交谈”了吗?显然不是这样。事实上作为学生,大量的新事物和新观点都是从书本上得来的(这是前人知识和经验的积累),这些东西至少对于他而言属于“新事物”。我们可以比较一下,一个不会读书的文盲和一个用功读书的人相比,哪一个“遇见新事物”更多?恐怕还是读书人更多吧?用功读书未必算是“对话”,但是可以算“相遇”吧,可以算“倾听”吧,这种学习方式的重要性是难以否定的。事实上任何学习方式都只能在联系中进行。人的一生非常短暂,而人类知识积累了几千年,浩如烟海,要掌握这些东西,最经济的办法是读书,读书其实是最凝练的一种“相遇”。比如成语,你用十年的工夫与人交谈,可能不如用一年的时间读书学到的成语更多,如果你接触的人群语言素养不高,就更是这样了。可见,读书比起亲身实践来,虽然有缺陷,但也有无可替代的优点。

佐藤学先生主张“对话”,竭力反对“传达”式的学习,把这二者对立起来。愚以为,对话交流是要以传达为基础的。学生之间对话总要用些词汇,总要形成语言,总要涉及一些最基础的知识,这些前期准备都是通过对话得来的吗?不大可能。事实上许多东西都是通过“传达”学来的,甚至是通过灌输得来的。我们生活中的大量知识都没有必要通过对话获得,只要有人传达给我们就行了。横向的合作学习与纵向的信息传递,都是人生不可缺少的,而究竟我们从哪种手段中学到的东西更多,还很难说,互助学习未必是多数人学习的主要方式。就我个人来说,我一生独立学习学到的东西远远超过与人讨论学到的东西,如果我没有独立的见解(至少有独立见解的萌芽),参加讨论又有多大益处?

佐藤学先生所谓的“从‘学习’中逃走”,我国称之为厌学。厌学的原因很复杂,佐藤学先生的论述给人的印象则是,这完全是或者主要是“用功读书”的学习方法造成的,而一旦改成了合作学习,课堂上学生总是“发言”和“表现自我”,学生就不会厌学了。愚以为事情远没有这样简单。把课堂变成聊天平台,多数学生肯定会很乐意,因为这很轻松,于是从现象上看,学生可能不厌学了,但是,教学目标达到了吗?有人可能会说,你这个教学目标是错的。那什么目标是正确的?课堂上热闹就是目标?这不是把手段当成目标、取消了教学目标吗!

佐藤学先生特别主张学生上课要发言,要努力表现自我,要拿出“作品”。如果以商品进出口做比喻,可以说佐藤学先生更注重出口,可是我要问的是,学生肚子里有货色吗?有拿得出口的“产品”吗?在我看来,此事远比发言写作品重要。学习这件事,总体上是一个吸收和消化的过程,进口恐怕比出口更重要。换一个比喻,学生上课发言也好,表现自我也好,都主要是一个“消费”的过程,而吸收和消化有关的知识经验,则属于“供给侧”,供给侧其实比消费侧更重要。佐藤学先生的思路有点像“以消费带动供给”。这当然也是一个办法,我为了发言出彩,为了写出作品,就要努力点学东西。但是,为了发言而学习,为了表现自我而学习,本质上与为了考试而学习没有多大差别。学习的根本目的,就个人来说,是为了改变自我,提升自身素质,而不是为了把自我表现给别人看。而真正想提升自我,与人讨论未必是主要方式,这一点我们看看伟人和著名学者的传记就知道了。欲学点东西,首先想到的是赶紧找几个人来讨论,孩子们如果在学校里养成如此的学习习惯,可不是好事情。这倒更像微信上常见的风景,动不动就“分享”,分享来分享去,就只那点货色,不久自己也烦了。彼时出现的“厌学”,更难治疗了。我很担心过分强调所谓“合作学习”会给学生带来浮躁和肤浅,久而久之变成无聊。

合作学习确有优点,不妨一试,但愚以为在提倡合作学习的时候,不应把其他教学方式和学习方式完全否定,要允许和鼓励教师独立思考,因时因地因人制宜。

……

电话:0595-85682538   传真:0595-85685075   地址:福建省优德平台市世纪大道新党校行政西楼三楼   邮编:362200
Copyright © All Rights Reserved 优德平台市教师进修学校 版权所有   访问人数: 15252615
泉州互联网协会